男子走入派出所投案:27年前殺人後逃跑 如今擔心傢人感染新冠肺炎自首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皇冠APP下载
摘要

“嫌疑人自稱關註到湖北疫情嚴重,非常擔心傢裡人的安危,是否感染瞭新冠肺炎,於月號,走到廣東河源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,投案自首。”【版權聲明】本作品著作權歸瀟湘

“嫌疑人自稱關註到湖北疫情嚴重,非常擔心傢裡人的安危,是否感染瞭新冠肺炎,於2月8號,走到廣東河源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,投案自首。”

【版權聲明】本作品著作權歸瀟湘晨報獨傢所有,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傢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男子走入派出所投案:27年前殺人後逃跑 如今擔心傢人感染新冠肺炎自首廣東河源交接嫌犯現場。圖/受訪者提供

日前,湖北丹江口市警方傳來消息,該市潛逃27年的命案嫌疑人劉放(化名)已歸案。

“嫌疑人自稱關註到湖北疫情嚴重,非常擔心傢裡人的安危,是否感染瞭新冠肺炎,於2月8號,走到廣東河源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,投案自首。”

左隨均,是丹江口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,是將劉放從河源押解回丹江口的負責人。

他說,“嫌疑人看起來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個民工,很滄桑。他聽到我們說傢鄉話覺得親切,說現在可以光明正大瞭,再也不用東躲西藏瞭。”

1993年2月26日晚,劉放糾集張明、趙理(均為化名,已判刑)在丹江口市躍進門電影院門前,以被害人潘泉(化名)撬其廚房門為由,持匕首將潘泉捅殺致死,案發後劉放潛逃。

多年來,其一直藏匿在廣東省多地,無法辦理身份證件,生活艱辛,且身背命案,也不敢與傢人聯系。

“他的父母,在他逃亡過程中相繼去世,最擔心的女兒也已成傢。”在接受瀟湘晨報記者采訪時,左隨均說,他心情也是復雜的,“我既有對一個犯命案逃犯的不解,也有對一個在外漂泊無依者的同情。”

口述丨丹江口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 左隨均

采訪丨瀟湘晨報記者 廖如雲 通訊員 吳濤 高峰

記錄丨實習生 譚思慧 黃紫薇 李博超 楊麗英

【1】自首

2月8日,廣東河源市公安局指揮中心跟我們丹江口市指揮中心打電話聯系,稱嫌疑人劉放,走到他們城南派出所,投案自首瞭。

經過核查,我們初步確定劉放和我們27年前的命案逃犯是同一人,然後我們就跟上級部門反饋,局領導、包括我們大隊領導都很重視。

接著立馬就組織人員,對他的傢屬做瞭一個DNA采集。河源公安局把他的血樣和我們這裡親屬的血樣進行比對,進一步確認瞭他的身份。

他自首的原因,我們也問瞭一下。他就說看瞭新聞,知道這個疫情與武漢有關,湖北省都是疫區,非常擔心傢裡人的安危,他跑這麼多年,一直沒給傢裡人聯系。

我采集DNA的時候跟他傢裡人談瞭一下,妻子說他跑瞭27年,沒有盡到丈夫、父親的義務,夫妻關系名存實亡,即使見瞭,也沒有什麼意義。

他逃跑的時候,女兒半歲,對父親沒有什麼印象。他妻子也強調,為瞭孩子著想,這個事情建議不要讓小孩知道,所以我們也沒有過多地糾結這個問題,那是他們的私事。

其實我覺得,他自首是有多方面的原因。因為這個疫情開始以後,執法部門入戶調查、登記、篩查,每個人都要見面的,而且他一直沒有辦身份證,這對他的生存空間是一個擠壓。

另外,他完全是靠打工來維持生活的,他說他也沒積蓄,河源警方給我們移交的時候,他身上隻有九百多塊錢,手機都沒有。他雖然沒有說,但是我們辦案的分析,這也是個重要原因。

【2】出發

這次接到押解任務,我的心情比較激動,因為這個案子當時有三個犯罪嫌疑人,隻剩劉放沒到案瞭,事情主要是因他而起。

另外兩個人都判刑瞭。一個是趙理,1993年就被抓瞭,判瞭14年;一個是我2011年抓的,張明,判瞭4年。這27年以來,我們丹江口公安局一直都有在偵查,領導也高度重視。

因為是疫情期間,考慮到這個特殊任務,我們制作瞭專門的押解方案,報瞭上級公安部門,還有廣東公安部門。

至於為什麼沒有等疫情過後,再把劉放從河源押解回來,因為本身這個人犯瞭故意殺人罪,又逃跑瞭二十七年,案情本身是比較重大的,所以說我們考慮到這個,還是決定押解回來。

河源警方的意思是,我們來帶人最好,但是省與省之間要進行協調,一路上都報備瞭。

2月13日上午9點鐘,我們從丹江口出發。走之前,法醫專門給我們上瞭一堂關於防護用具的規范使用以及註意事項,包括口罩,手套,酒精,消毒液,還有防護服。

在外省執法,首先是保證自身安全,同時是犯罪嫌疑人,要百分百保障他不能被感染。另外就是說,盡量不與當地人接觸,給當地帶來困難。

疫情期間押解我也是第一次,和我一起去的還有三個偵查員,他們的業務素質都比較高。全程我們輪流開車,在路上,我跟河源警方一直都有在溝通,他們也有擔心,我感覺得到。

他們很關心我們,一直問走到哪兒瞭,然後就是當時我跟他們協調,是不是到所裡面移交,民警就說要跟他們局領導匯報,然後河源那邊就商定瞭結果,告知我們就在高速公路出口的地方移交,不用到所裡面去。

【3】押解

我們14日凌晨就到河源瞭,開瞭大概16個小時。如果沒有疫情的話,我們一般情況不會開夜車,可以在中途找個賓館休息一晚上再走。

河源警方說早上8點辦交接,我們就開到最近的服務區,在車裡休息瞭。交接嫌疑人,總共花瞭15分鐘吧。

我們有兩個同志穿瞭防護服,全身消毒,還要幫嫌疑人也穿上。因為防護服穿瞭就不能脫,脫瞭就廢瞭,所以他們是一直穿著的,快到丹江口的時候才脫下。

畢竟我們是從疫情相對重的地方過來的。在外,我們代表湖北公安,我們就盡量把所有的事情做詳細,細節做好。

我們沒穿防護服的人員,全身消毒以後戴著手套,負責開車。整個開車的過程中也是高度認真的,比平常來說更辛苦。

高速上所有的服務區沒有吃飯的地方,全靠我們帶的方便面。餓瞭就到服務區接點熱水,吃瞭就開車走。我們在車上也要跟犯罪嫌疑人溝通,疏導他的心情,談一下傢鄉的感情。

不談案情是因為這個事情本身是個故意殺人的事情,如果他畏罪壓力太大,不利於我們的押解。還有就是,我們要考慮他的安全,他不能被感染,要防止他自殘。

一路上感觸還是很多的,我們沿途到很多交界區的時候,有防疫人員在查驗,看到我們湖北的警車,給我們每個人測體溫什麼的都是很友好的。

交接瞭以後,河源警方還給我們準備瞭兩袋面包,一箱礦泉水,和我們一起喊瞭湖北加油,中國加油,做出點贊的手勢,挺感動的。

【4】光明

劉放56歲,丹江口市人,有一個女兒,還有妻子。他的父母在他逃亡的過程中相繼去世瞭。

一路上我說有什麼要求你提,餓瞭我們到服務區給你搞飯,渴瞭我們有礦泉水。

他問瞭我他傢裡的情況,我沒有給他說他父母的事情,怕刺激他。就說傢裡人都好,身體健康,你女兒也很好,成傢瞭,他聽到很欣慰。

這些年的情況,他自己也說瞭一下,因為沒有身份證,隻能在工地上打工。

在工地上都是苦工,完全是憑體力吃飯,也沒有什麼技術含量,所以過得也很艱辛。

另外,他跑的時候就知道潘泉死瞭,意識到事很嚴重,一直東躲西藏,壓力也比較大,看到警察就受不瞭,怕來抓他。

有時候他也感到委屈,比如跟別人發生矛盾啊,即便是自己在理,也不敢找人去理論,反正能過一天是一天。他說很後悔,當初一時沖動犯錯,29歲離傢,逃27年,今年都56歲瞭。

他看起來很滄桑,平時走在街上看到這樣的人,我根本不會聯想到是個殺人犯,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個民工,一個經歷瞭生活艱辛的人。

他見到我們覺得很親切,聽到丹江口話也覺得很親切,他說現在再也不用擔心瞭,再也不用東躲西藏瞭,再也不用提心吊膽瞭,可以光明正大瞭。

【5】惋惜

我們帶著嫌疑人回到丹江口市,已是15日凌晨。

因為想把這個事情全部搞完,所以我們就連夜到辦案區審訊,把當年的事情,所有的細節都問到,制作瞭一份完備的訊問筆錄。

別的偵查員也不熟悉這個案情,所以這些都是我們四個人來做的,搞到早晨六七點。

審訊完瞭,我最大的感受是,對劉放年輕時犯下的錯感到惋惜。

劉放的傢庭情況在當時還算可以,城鎮戶口。他雖是初中文化,也有正式工作的,在企業裡上班,也成傢瞭。因為一時沖動犯下命案,真的不值。

我說你早點投案,這個事情不早都處理瞭,就算判刑,有可能你也早都出來瞭,可以開始新的生活。當年和他一起犯事的兩個人都刑滿出獄瞭。

他說怪自己不懂法,也比較後悔,早知道的話他早就投案自首瞭。我無法判斷他說這話是否真誠,畢竟隻是他的一面之詞。

對他,我既有對一個犯命案逃犯的不解,也有對一個在外漂泊無依的人的同情。我當偵查員20多年瞭,印象中沒有碰到過潛逃時間比這次還長的。

潛逃十幾年的我們遇到過。就是跟他同案的張明,我去抓的,逃瞭18年。當時被抓到以後就都招瞭,這個事情對他們都刻骨銘心,因為逃亡的日子很不好過。

【6】思考

丹江口市現在疫情比較平穩,情況還是比較好的。發生疫情以來,各個小區也嚴管出入,人員出入口,都有警察執勤、查崗。

審訊完當天上午9點鐘,我們就把嫌疑人帶去指定醫院拍肺部ct。

當時我們跟醫院工作人員溝通過瞭,走的綠色通道,希望能早點拿到這個結果,醫院的工作人員也很重視,支持我們的工作,所以沒多久就拿到ct結果瞭。

後面再帶他到指定的地方搞核酸檢測,這些工作都做完以後,沒有問題瞭,16號下午,我們才把他送到看守所羈押。

其實在河源的時候他也做瞭這兩項檢測,我們為瞭保險起見,還是再做瞭一遍。

他現在在看守所隔離羈押。常規的話,我們看守所的監室可以關7-8個人這樣,但是特殊情況,隔離羈押。

下一步,我們還要列偵查提綱,對案件繼續調查,另外就是說一些矛盾點我們要把它排除掉,包括當年一些知情者,如果有必要還要把他們再通知過來再問一下。

我覺得人還是不能沖動,什麼事情還是要依法來辦,多學法,擁有一個正確的三觀,不能頭腦一熱,圖一時之快。

很多兇案回過頭來看,起因都是很小的事情。有的人就是當時充滿仇恨,對生命認識不高,對法律認識也不高,釀下大錯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